笑猫日记 人物表 同人文1:海妖的诅咒 同人文2:恶鬼的愤怒 同人文3:狼人传说 同人文4:冥王传说 同人文5:神秘的旅游纸 查理九世精美图片 查理九世读后感 经典语录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2 查理九世之安好 唐晓翼恋爱文:樱花之翼 唐晓翼穿越文:薰衣草之恋 唐晓翼虐文:羽知晓翼 唐晓翼和亚瑟文 唐晓翼的虐文:彩虹彼端的天堂 查理九世31

Chapter 7

Chapter 7

“我要亲自去一趟埃及。”志保突然说到,“有事我再找你。”志保直接说到,然后站起来就走,不给朱雀反驳的机会。

去往机场的车上,志保非常不满的看着周围的一群人。

“为什么你们非要跟来?”志保皱眉。

“我跟你一起去,我也想去认识一下十方烈焰的帅哥!”红子兴奋的说。

“我要去看着红子。”夜冷漠的说。

“就志保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凉介笑得让人火大。

“我也好久没见永了。”朱雀笑得无辜,他和十方烈焰之一的“日珥”辜永琦是至交好友,两人都是散打高手。

“我说过要照顾你。”秀一答的理直气壮,全然忘了自己是个FBI,这样属于擅自行动。

“那你们呢?”志保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侦探三人组,“别告诉我是侦探的好奇心。”

“我吃的解药不知道有什么副作用,还是跟在医生身边比较安全。”工藤赌气的说,其实他心里想的是:你有危险我怎么能不管?

“我反正没什么事,跟去看看!!呵呵!!”服部不管什么时候都很乐观,一天相处下来他已近跟这群人很熟络了,除了夜不怎么说话,他和凉介还有朱雀都相处的很好,尤其是和朱雀,两人都热日本剑道,更是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也许会用的上我。”快斗笑的优雅,却很快被红子一句话顶了回去。

“变戏法的小鬼。”红子轻蔑的说,“不用担心自己的青梅竹马吗?还有你们两个。”

“……,糟了!!”侦探三人组立马跳了起来,很没形象的撞上了车子的天花板。拿出手机准备向自己的青梅竹马报告。红子和志保的眼中闪过一丝伤感,虽是一闪即过,却没能逃过夜的眼睛。

“不必了。”志保一把夺过三人手上正在拨号的手机,“藤堂(朱雀的管家),把车停到米花町。”

“你干什么??!!”工藤不满的大叫。

“你们不用去了,和你们无关,你们不请自来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夜你跟他们回去。”志保不容拒绝的说。

“为什么??”四重奏。

“无关的,和碍事的都给我老师待着。”志保冷冷的说。

“宫野志保你什么意思??!!”工藤两眼像要喷火一样。

“谁碍事?谁无关?”夜也压抑着怒火,“你别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妻。”

“早就不是了,是你先解除婚约的,所以你现在没资格要求我什么。”志保说的冷漠,“还有你们三个,我是去办事,而且有秀一这个Fbi跟着我你们也可以放心,就算我死了,他也会把我押回去交差,不用担心我逃跑。”

“我要去哪里你管不着!!”难得的四重奏,夜厌恶的看了三个人一眼,然后一起看着志保。

“我的确是管不了,不过他们可以。”志保冷冷的看着车外气势汹汹的几个身影。

“门主!!”“平次!”“快斗!”“新一!”夜的得力助手Eric,和叶,青子还有兰正气势汹汹的站在车外。志保很不给面子的将四个人一脚揣下车,然后扬长而去。

“喂,会不会太狠啊!”秀一佯装好心却眼含笑意。

“你自己不要工藤也就算了,别害得红子和你一样啊!”凉介也调侃。

“不要把我扯进来!”红子不满的说,她是很想待在快斗身边,可不代表她会容忍快斗的一切。看着远处和青子纠缠不清的快斗,红子低落的捶下了头。看向对面的志保,依旧是面无表情,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却也不再说话。

“你通知Eric来的。”朱雀问着志保,却几乎不带疑问的口气。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志保否认,“你也认为这件事不适合夜插手吧?”没有对象的问句,但很明显有人出卖了夜。

“他曾经派人狙击过日珥和真火,还是别去的好,否则可能要演变成帮派火拼了。”凉介理所当然的说。

“这个人情我下次会向你讨回来。”志保依旧面无表情。

另一边,下车的几个人正头大着。

“门主,你突然就失踪了,害得属下找的好苦。你无论如何要跟属下回去,组织里堆积了一堆事等着你处理呢??……”Eric,是幻影的副帮主,也是幻影四大护法“风火水土”的“风影”,此刻他已经无视自家主人的眼神,唠叨了十多分钟了。夜一直看着志保他们离开的方向,无言,终于,下定了决心般转身跟Eric说了身“走吧”,Eric明白自家主人已经想明白了,高兴的跟了上去。

“平次,你是不是又被哪个野女人拐跑了。居然不声不响的失踪了3天,你知不知道我……”和叶从平次下车开始就发难。

“Aho,不是跟你说了有事吗?我这就回去了!!”平次不爽的甩下一句话就走。心里默念:工藤还有黑羽,你们自求多福吧,别说做兄弟的不帮你们,这两个女人实在是太难搞定了。对于工藤和黑羽,服部说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态度,他既同情他们被两个高智商的女人耍的转,但是也很羡慕他们身边有一个能够懂他们,接纳他们一切的女人,这是青梅竹马间平淡感情难以体会到的一种心理。不过,算了。平次回头看了眼努力追上来的和叶,至少我还有人陪在身边。

快斗安静的听青子抱怨了整整30分钟,他自己也在思考着,他和红子之间,究竟是什么?他曾经一度以为,他很了解小泉红子,她美丽骄傲,是个魔女,有栋属于自己的大城堡,通占卜喜欢时尚。可是最近几天的遭遇,他发现自己真的要重新认识一下她了,她是世界有名的黑手组织首领的妹妹,是神医Dannel的妹妹,她通各种武器,从她那天排除狙击手看来,她还有很强的战斗力。她还有多少是自己不知道的呢?快斗发现自己的视线已经越来越不能离开她,快斗当然知道这代表什么。可是快斗也没有忘记青子,从他6岁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在父亲失踪以后,陪自己度过最低沉时期的女孩。

“快斗!快斗!你在听吗?”青子生气的质问,小嘴嘟起,很可,“为了找你,我今天特地跟学校请了假,你怎么会和红子在一起啊,要不是她打电话告诉我你在米花镇,我还不知道……”

“是红子告诉你的?!”快斗不可置信的看着青子,双手抵住她的肩,力气大的让青子直皱眉。

“是啊……”青子看着快斗不同寻常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直视快斗的眼睛,“快斗是喜欢红子的吧?不用否认,我看得出来。如果喜欢,就不要后悔啊!”

“青子……”快斗看着青子稚嫩的脸蛋,突然觉得她长大了,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对不起。我想我上红子了。”快斗如释重负的说,然后在青子理解的眼光里,飞快的向机场跑去。

“加油,快斗!”青子淡淡的说,眼泪止不住流下,仿佛在悼念着自己无果的初恋。

兰和工藤一直并排的走着,两个人都没有一句话,也不知道应该走向哪里。

“你的伤好点了?”工藤先打破沉默,他记起兰的手臂那天被志保掷出的石头划伤。他当时感觉在看电影一样,他以前从来不相信有人能用那么小块的石头做武器把人打伤。而且志保光从子弹的路径,就能判断对手的位置,可见她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工藤新一发现他要重新认识一下宫野志保了。不对,他根本没有真正认识过她,不管是宫野志保还是灰原哀,那颗七窍玲珑心他工藤新一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认识过。被看透的一直都只是他自己而已。

“没什么大事,只是划破了点皮。”兰小声的说,让人感觉她快要哭出来了。她都受伤两天了,新一居然现在才想起她。她感觉工藤这次回来变了,他没有来找过自己,都是自己来找他,还有昨天那些黑衣人要她杀的那个宫野小姐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大家好像都和她很熟悉,她和新一又是什么关系,难道新一已经上她了吗?这也难怪,她那么漂亮的说。可是真是这样,自己长久以来的等待又算是什么?想到这,她心里就委屈。

“新一,宫野小姐没什么事吧?”兰犹豫了一会儿,窃窃的问。

“她很好。”工藤简单的回答。对了,那个家伙身上还有伤,是那个高桥替她上的药。可恶!竟敢占灰原便宜。不对,我生什么气,那个女人自己又不在乎。等等,他们好像有说她身上以前没有记号,后来有的,可是我没看到过,也就是说在衣服下面了,那……难不成那些个家伙都看过了!!!!!!!!!!可恶啊,她刚才那什么态度嘛!我还没问她为什么失踪呢??!!不行,她一定会说她有留纸条给博士。(还真是了解志保啊!— —| | | | | | |)对了,字条,什么叫我应该做的事?等等,她是魔女来着,那组织要抓她,那她岂不是很危险,该不会要抓她做祭品吧?怎么可能,这都多少世纪了,哪还有这些非科学的东西……不对,小泉红子可以骑在扫把上,这本来就不合理。

“新一,新一!”兰的声音将工藤从思维暴走中拉了回来。

“什么事?”工藤回头问到。

“到你家了。”工藤这才发现他们已经站在了自己家的门口。工藤想起博士家受到的攻击,不放心的拉上兰去看看,却发现大门紧锁,里面已经人去楼空。工藤无奈,只能和兰先回自己家。

工藤家大厅

“什么?!博士去美国了?!”工藤新一惊讶。

“对啊,赤井认为博士继续待在日本太危险了,已经做主让他离开了。”优作喝着咖啡,耐心的解释。

“怎么也不说一声?!”工藤小声的抱怨。

“伯父伯母,那我先回去了。”兰有些不自在的站在工藤家客厅里,刚才进来以后,工藤就没跟她说过一句话。礼貌的道别,然后静静的离开。工藤家显然也没有留人的意思。工藤新一一天一夜没休息了,也很快回自己房间休息。

“优作,你说我们让新一和兰尽快订婚好不好?”永远年轻的工藤有希子什么时候都力充沛。

“为什么突然提这个?”优作皱了下眉。

“怎么了?!他们从小就在一起,何况小新也变回来了。”有希子不解,她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快点抱孙子了。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们儿子现在的视线已经不再在利家的女儿身上了吗?”优作意味深长的说,语气中有些担忧,“而且经过那天晚上的事,我觉得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那个女孩了。”

“你是说……”有希子敛去笑容,好像明白了什么,“可是她当时也是不得已,英里被他们抓住了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那的确是每个人都会做的选择。可是我在意的是她射向宫野的那几发子弹每一颗都是致命的,如果不是宫野身手敏捷恐怕早就命丧她手,一个被胁迫的人,会有这样的杀气吗?”优作冷静的分析。

“那你的意思是……”有希子有些不可思议,她是单纯没错,但也不是不明事理,她很清楚优作的假设如果成立的话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但愿一切都是我多心了。关于新一的事,还是让他自己决定吧!”优作建议到。但是他心里其实充满了忧虑。兰昨天射击的动作非常的专业,如果对方不是宫野,肯定已经被杀了。看来这个女孩也不简单啊!还有宫野,那个迷一样的女人,如果新一真的上她,那恐怕……

楼上,工藤新一躺在床上,思考着,突然,他拿起手机,拨了个熟悉的号码“朱蒂老师吗,我有事拜托你……”

【上一篇】:Chapter 8【回目录】 【下一篇】:Chapter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