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猫日记 人物表 同人文1:海妖的诅咒 同人文2:恶鬼的愤怒 同人文3:狼人传说 同人文4:冥王传说 同人文5:神秘的旅游纸 查理九世精美图片 查理九世读后感 经典语录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2 查理九世之安好 唐晓翼恋爱文:樱花之翼 唐晓翼穿越文:薰衣草之恋 唐晓翼虐文:羽知晓翼 唐晓翼和亚瑟文 唐晓翼的虐文:彩虹彼端的天堂 查理九世31

Chapter 11

Chapter 11

“你要去乌托邦?”凉介明知故问。

“我以为他们送去的是人,如果是东西,那葛罗素就危险了。乌瑟尔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害死了葛罗素,十方烈焰不会放过他。”志保恨恨的说。

“看样子他们绑架葛罗素博士不仅是为了他手上的资料,也是为了挑拨十方烈焰和乌托邦的关系。”秀一分析到。

“所以我们要快点,那家伙毕竟年龄大了。”志保的语气此刻是掩饰不住的焦急。她让快斗和红子回去通知大家,她和其他人直接去机场,凭借和潜的关系,她相信可以立刻有专机,实在不行她们也可以偷一驾飞机开走。

次日凌晨,经过了一夜疲惫飞行的大部队,终于到达了辜永琦位于开罗的家。“日珥”辜永琦很高兴又能见到久违了的自家兄弟。

“永!Ariel有没有来过?!”日冕一进门就急着问,别看他们平常没个正经样,关系自己重要人的时候,他们可决不妥协。

“放心放心!”主人辜永琦有风度的笑着,“他们已经没事了,你们看。”永将他们带到餐厅,葛罗素博士和一个黑色皮肤的英俊男子正像个孩子一样的在抢着往口中扒东西。志保则还是不紧不慢的喝着手中的咖啡。看到一大群人涌进来,只是微微抬头算是打过招呼。

“义父!!”十方烈焰的成员激动的跑上去拥住葛罗素。

“唔——!!!!!”葛罗素自己的孩子们拥抱着,露出两只手不停的挥着。

“你们如果不想葛罗素被噎死,最好快点放开他。”志保清冷的声音响起。十方烈焰尴尬的放开葛罗素博士。葛罗素大口的呼吸着,将口中的食物吐出一部分。

“唉——我好不容易大难不死,没想到差点被自己的义子抱死,这是哪门子事啊!”老顽童似的葛罗素博士不禁像个小孩子一样抱怨。

“义父!”日冕代表兄弟们发言,“你真的没事吧?怎么逃出来的?”

“那群混蛋!”葛罗素突然骂起人来。然后是一段长长的废话。

原来那天葛罗素博士按照平常的习惯到附近的一家餐厅喝下午茶,结果不知怎么了,就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脑子迷迷糊糊的,好像在一个铁器里面,周围还有奇怪的液体,他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直到铁器被打开,他就看到志保站在他面前。

“Ariel,真没想到一转眼你就长这么大了,真是难看,让你见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葛罗素博士此刻像个孩子一样拉着志保的手。他本来就是个热心肠的老人,何况他是打心底喜欢志保。这孩子那么聪明的说。

“你知道难看下次就自己小心一点,不要给人添麻烦!”志保不客气的回自己的手,狠狠的瞪了葛罗素一眼,她真不敢相信,一个大科学家居然会被人用这么老土的方法就绑架走了。

“可是……可是……人家……”葛罗素很委屈的低下头,像个小孩子一样。

“其他人呢?”红子很好心的为葛罗素解围,她和葛罗素也有点交情,不忍看这老头被自家死整。

“在楼上睡觉。”志保轻描淡写的说。

“那个Ariel……”被忽视良久的黑色皮肤男子讨好的对志保笑着,干净的笑容让人不由得眼前一亮,“我该回去了。”

“哦,也好。不送!”志保显然没有留人的意思。

“那个……”男子为难的低头。

“这位是……”快斗代表众人问。

“厄,你们好,我叫乌瑟尔,是乌托邦的国王。欢迎你们有空来乌托邦玩。”男子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笑得那叫一个可

众人僵在原地,心里有个共同的问号:这个男孩就是乌托邦的国王??!!!

“你们不用那么奇怪,他长得娃娃脸,其实已经30了,是12个孩子的爸爸。”志保好像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主动解惑。

“呵呵——”乌瑟尔依旧是笑着,大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永,听说义父已经没事了!”一个沉稳的声音打破了客厅的尴尬,五个样貌优秀的男子风风火火的进入了辜宅的大厅。

“哦,你们来了。”永淡淡的招呼。

“义父!”男子们齐声喊到,然后很有默契的一起拥住葛罗素,葛罗素这次很有经验的伸手回抱他们,以免被抱的喘不过气。很明显,这5个男子就是十方烈焰剩下的人。

“好了好了,对了,你们看,还认得她吗?” 葛罗素博士推开他亲的义子们,把他们的视线引到志保身上。

“你是……”说话的男子有着一双深籧的冰冷黑眸,黑发浓密,整齐地梳理在脑后,饱满的额骨在他刚毅加雕像的俊美面孔上,结合成一张成熟俊挺的面孔。他身形硕长英挺,线条修长结实,眼神清冷,一举手一投足均散发出浑然天成的领导者威严。淡漠的气质与他的外型融成一体,任何一个看过他一眼的人,都会相信他是一个没有弱点的领袖。他就是十方烈焰的光速靳士廉,全球IT产业的新秀。

“不会吧……”一旁的男子也惊道,他拥有一张如希腊美神维纳斯化身男的英挺面孔,他五官深邃,身材挺拔。他就是十方烈焰的极光卓乐,著名的卓氏游轮的唯一股东。

“天啊……”另一个极有风度的男子也不禁错愕,他是十方烈焰的真火楚克,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联盟。

“是Ariel?”高大英俊,浓密黑发与黑眼珠的沉稳男子试探的问道,他是十方烈焰的磁潮丁维严,掌握着全球工业命脉。

“是她。”刀削似的俊容冷冷的敛着,没有感情的黑眸死死的盯着志保,他正是十方烈焰的昼夜褚全真,是全球最负盛名的神医。

“Hi,别来无恙!”志保淡淡的说,但眼中的暖意瞒不过人。

“Ariel你好无情哦,面对长久没见的亲人,你就这么冷淡吗?!”方雅浦乘机起哄。“不准在房间里种蘑菇。”志保瞄了一眼准备来个亲密接触的真火,很有先见之明的先发制人。然后就是十方烈焰的五位男很没形象的摆出一副怨妇状,然后集体咆哮“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们!”

“看样子很有神啊!”志保看到他们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令在场的一干男看得出神。

“志保,乌瑟尔回去没有?”凉介的声音从楼梯上传下来,三个陪志保疯了一夜的英雄顶着一对熊猫眼很颓废的从二楼走下来。

“凉介……”乌瑟尔可怜兮兮的靠近凉介身边。

“怎么了?”凉介奇怪的看着他。

“你送我回去好不好,让人知道我被人绑架,很难听的。”乌瑟尔顶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说。

“绑架?!”红子和快斗笑着。

“别提了,我们昨天被她折腾了一个晚上,空降、飙车加上徒手攀岩。”朱雀打着哈欠抱怨着。

“FBI的训练营都没那么累啊!”秀一也低声抱怨。

“那真是不好意思。”志保依旧面无表情,“对了,阿瑟,拉姆瑟斯大叔一会儿会来接你。”志保笑得不怀好意,乌瑟尔心里直发,十秒中后,一阵惊天的声音从辜宅传出来。

“Ariel——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乌瑟尔无奈的抱头。

“我想你们一定很久没见面了,好心才叫他来的。”志保及其无辜的说,在场的人全都无奈的笑,显然没人相信。

“怎么这个乌托邦皇帝好像很怕昨天那个大叔?”红子好奇的问凉介。

“拉姆瑟斯大叔是乌瑟尔的小叔,也是乌托邦唯一能治的住他的人。”凉介小声的和红子咬耳朵。“不会吧!”红子惊奇到,“他们年龄差不多啊!”

“葛罗素和Ariel还是兄妹呢!”拉姆瑟斯不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还真是快!”

“我年青嘛!”志保答的理所当然。

“拉姆。”乌瑟尔小声的说。

“没关系,对方是这个魔女,不是你的错。”拉姆瑟斯难得没有责备乌瑟尔,“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拉姆瑟斯对着志保提问。

“你没必要知道,从你们帐上转出来的钱我已经还给乌瑟尔了。你把他带回去就好了。”志保淡定的说。

“说什么蠢话!葛罗素突然跑到我们的地盘上,我还没问你发生什么事了?!”拉姆瑟斯严厉的说。

“算了啦,拉姆,反正Ariel也说没事了!”乌瑟尔息事宁人道,毕竟双方都不好惹啊,还是算了吧。

“说!这家伙昨天又破坏了多少东西,列张清单要她赔!”拉姆思考了一会儿,决定换个方法问。他敢肯定,志保昨天急着救人,一定又砸了他们不少东西。

“哦,你不说我倒忘了!”志保说着拿出一张字条,“这是今天早上卡帕(乌托邦军官)手下的笨蛋砸掉的东西的详细列表,我把他们的编号也记上了,还有因为你们办事不利害葛罗素和我神受到的损害以及我请朱雀他们帮忙由此支付的费用还有交通费和劳务费等等,一共是3千万美金,你看一下。”

“我们凭什么要支付你这笔该死的费用!!!!!”拉姆很没形象的喊了出来。

“介于你的信用度一向值得商榷,我已经自己取用了,不用感谢我。这是乌瑟尔的签字和有效文件,你们可以走了。”志保面无表情的看着拉姆气得变形的脸,拿着手上的两张纸,不紧不慢的说。

“乌瑟尔!”拉姆吼到。

“人家……人家很久没吃过Ariel做的东西了,才会一时大意……”乌瑟尔委屈的说。

“你是笨蛋吗?!堂堂一国之君,居然这么容易被骗!!!”拉姆连生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打扰一下,拉姆,飞机已经准备好了。”主人辜永琦很好心的站出来善后。

“永,离那个女人远一点。”拉姆愤愤的扔下一句话就拖着乌瑟尔出去了。

“Ariel……”永回头叫着志保,准备说什么,志保则抢先挥手,表示拒绝。

“我要睡觉,天黑之前不要来吵我。”志保打着哈欠头也不回的走向楼上。

“昨天看上去很彩啊!”红子调侃起自家兄弟。

“别提了。”凉介挥挥手。

“乌托邦广场的纪念碑被她炸掉了。小乌回去估计会被骂的很惨。”朱雀同情的说。

“还好你没去,要不然估计席贝塔也会被炸掉。”凉介郁闷的对红子说。他这个妹妹不知道怎么搞的,从小对武器就特别的有天赋。

“秀一你陪她这样胡搞不要紧吧?”快斗有点担心。

“算了,谁叫我他欠她的。”秀一不在乎的挥挥手。

“对了,义父被关在铁球里是怎么回事?”磁潮丁维岩问到,他们昨天只听永说了个大概,也来不及弄清楚。

“也不是什么铁球,是合金的质地。”凉介边解释边比划,“不过设计的相当细,而且里面还注入了奇怪的液体,可以让人在没有空气和食物的情况下生存3个月左右。”

“还好Ariel也是电脑和机械方面的高手,要不然我到现在还在那个东西里面。”葛罗素也抱怨到。

“到底是怎么搞的?”日珥也奇怪。

“教和我们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日冕也想不通。

“大家坐了一个晚上的飞机也累了吧,吃点东西吧。”日珥的妻子,十方烈焰的义妹康奏儿吩咐佣人准备了一大堆香甜可口的埃及风味食物摆上了餐桌。一晚上水米未进的人围着桌子坐下。

“志保说可能是为了挑拨你们和乌托邦的关系。”朱雀咬了口食物说,“不过我和凉介觉得不太对,这种事情只要查一下,很快就会出来啊。”

“可是乌托邦和葛罗素教授还有志保的关系,一般人不知道吧?”红子说。

“你们是通过什么渠道打探到消息的。”卫问到。

“志保大概一个星期前联系我的,要我注意教最近的动向。”朱雀说。

“问题就在这!”快斗和秀一一起说到。

“教和十方烈焰素不纠葛,一般人不会想到他们。而酒窖和教的关系外人也不清楚,如果不是这次听志保说起,FBI都不知道他们已经联合在一起了。”秀一边喝咖啡边说。

“而且他们送去的不是人而是物,如果不是志保问的巧妙,连拉姆瑟斯都不知道人在他们手上。”快斗接到。

“到底是谁想出这么毒的计策?”日焰冷冷的说。

“这个人一定很清楚Ariel还有义父和乌托邦的关系。”真火冷静的分析。

“而且很清楚Ariel和我们的关系还有她本身的能力。应该是和她比较亲密的人。”昼夜补充到。

“没错,如果这次Ariel不出手,我们恐怕很难查到义父的去向。”极光也难得发表意见。

“你们说的这些,让我想到一个人。”光速托腮沉思。

“谁?!”大家急忙问到。

“安德烈?拉斐尔。”虹霓先一步说出答案,光速靳士廉点头算是默认。

“小忍?”凉介忍不住惊讶。

“不可能!”红子激动的否定,“大哥那么喜欢志保不可能会陷她于危险。”

“Remona你先别激动,我们只是假设。”葛罗素博士安慰到。

“假设也不行!”红子生气的说,“我大哥他是不算什么好人,但是他绝对不会做对志保不利的事。”

“Remona,”磁潮礼貌但绝对强势的说,“夜对志保有多少感情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都很清楚,他是幻影的首领。安德烈或许不会伤害志保,但是夜呢?”

红子沉默不语,她心里很清楚他们说的有道理,但是她绝对不相信夜会伤害志保。

“我们继续在这里猜也无济于事,”永开口算是总结,“还是等Ariel醒了再听听她的意见。你们说呢?”

大家不语,算是默认了。

【上一篇】:Chapter 12【回目录】 【下一篇】:Chapter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