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猫日记 人物表 同人文1:海妖的诅咒 同人文2:恶鬼的愤怒 同人文3:狼人传说 同人文4:冥王传说 同人文5:神秘的旅游纸 查理九世精美图片 查理九世读后感 经典语录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2 查理九世之安好 唐晓翼恋爱文:樱花之翼 唐晓翼穿越文:薰衣草之恋 唐晓翼虐文:羽知晓翼 唐晓翼和亚瑟文 唐晓翼的虐文:彩虹彼端的天堂 查理九世31

番外一 你的笑容,由我来守护(LC)

番外一 你的笑容,由我来守护(LC)

我的名字是C.C.,从我出生开始,就一直被人当成怪物。我能够听见周围人心里想的事情,甚至于能够控制别人的思维。你能想像这是一种多么恐怖的力量吗?在我面前,任何人都没有隐私,像透明一样。我一直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飘荡,不知道哪里才是归属。直到有一天,一个奇怪的女人找到我,她说她叫玛丽安娜,问我愿不愿意成为她的伙伴。我无所谓,反正我也没事干,跟着她,以后连生活问题也省了吧,也罢,总比老是控制别人养我要好。(^o^\\\\\\\\\C.C.的女王格大概就这么养成的)

她带我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黑暗的房间,里面有一群奇怪的人不知道干什么往我身上插一些奇怪的管子,我很不舒服,反抗也没有用。然后他们聚在一个奇怪的屏幕前看着什么,仿佛很兴奋的样子。后来我被换上华丽的衣服被带到了一个褐色头发的男子面前(可以参照鲁鲁修的老爸年青时候的样子)。他笑着接待了我,然后还安排了我在他家里。我直到后来才知道,他是玛丽安娜的丈夫,或许说情夫比较合适,英国最具权利的布里塔尼亚家的年青当家。后来,我成为了一个叫教的组织的首领,但是,一切于我无关,玛丽安娜在背后纵着一切,我只是她的一个傀儡。慢慢的,我了解到了教的故事,还有潘多拉和哈里斯家的渊源。当我知道,我的存在可能只是充当祭品的时候,我竟然有一丝的伤感,为什么呢?我不是早就对生活绝望了吗?被父母抛弃,因为特殊能力的原因到处被人排挤,早就对生活不报什么希望了,为什么还会感到伤感呢?难道是因为玛丽安娜对我的关心?别开玩笑了,她只不过是利用我而已。

今天玛丽安娜邀请我到她的别邸做客,我看到她和我一样年龄的儿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就知道拿着棋盘到处找人下国际象棋。

“你是谁啊?叫什么名字?”一脸神气的小鬼双手叉腰,用他那细嫩的小手指着我。

“关你什么事?”我不屑的说,你邀请我来没错,可也不代表我要取悦你。

“你这个女人!”小鬼有些气恼,“我要和你决斗!”今年才八岁的他大概是刚接触骑士道吧,有些怒气的将雪白的手套脱下来扔到我身上,他以为这是情敌决斗啊,我不屑的想。手一挥,他弱小的身体趴在了地上,什么啊,软趴趴的。

“呜——”有些委屈的噘着小嘴,“你这个大胆的女人居然敢这样戏弄我鲁鲁修 V 布里塔尼亚。你——”原来这个小鬼叫鲁鲁修,他话还没说完,玛丽安娜娇媚的声音就传来了。

“C.C.原来你在这啊!阿拉,鲁鲁修,你怎么了?”玛丽安娜有些担心的扶起鲁鲁修,我从她脸上读到了母亲特有的慈。心里不禁有一丝嫉妒,当然我是不可能承认的。

“小鬼,只是会哭鼻子是没有用的。”我嘲讽的说。玛丽安娜很快把我们两个带到了花园喝下午茶,有她在,气氛也变得很融洽,我在那里吃到了一种叫Pizza的食物,后来成为了我一生的最。离开玛丽安娜的别邸,我发誓这辈子不想再跟这个小鬼扯上关系了,可是谁知道,命运是这么的戏弄人。

自那后不久,我开始正式接管教的一些日常事务,玛丽安娜也开始慢慢的减少了在我面前出现的次数,不知道她天天在忙些什么。但是我听说整个布里塔尼亚家在黑道上的生意都是由她摆平的,相信应该也很辛苦吧。不过我还是很难想像,平时温柔慈的玛丽安娜是那个让所有黑道分子闻风丧胆的布里塔尼亚家的影子圣妻。慢慢的,我知道了关于我的能力的一些事情,当然,是瞒着所有人。虽然我现在是教的首领,但其实还是听命于布里塔尼亚家的。我不是想做什么,只是想知道我身上奇怪的力量到底是什么?

本来平静的日子过了很久,让我几乎以为要一直这样毫无进展下去的时候,却传来了玛丽安娜死亡的消息。这真是难以接受,意外的是,我居然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晚上。也许,我真的很喜欢她吧。玛丽安娜的葬礼不敢大肆铺张,只有少数人参加了,在那里,我见到了那个小鬼,他一颗眼泪都没有流,但是却给人一种无比哀伤的感觉。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里,我默默的走到他身边。“喂,想哭的话我的胸口借给你。下次,记得自己去保护重要的东西。”那个小鬼抬头看着我,空洞的眼神几乎没有一丝情感,然后抓着我就哭了起来。到底是个小鬼,我在心里想,却又开始分析脑子里的情报。不是说要进行魔女狩猎计划吗?为什么玛丽安娜会突然死了呢?以她的身手那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我见过一次她杀人的样子,那种华丽流畅的打法,是那么的让人着迷,像一只捕捉猎物的豹一样。而且最让我奇怪的是查尔斯对这件事居然没有反应,我的脑子里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假设却很快的否定了,尽管玛丽安娜知道他很多秘密,可是他现在还要靠她打江山,不会这么快就杀她。而且他看上去似乎真的对她很痴迷。

“为什么?!为什么不保护母亲?!”在我失神的一瞬间,那个小鬼已经跑到刚进门的查尔斯身边了,一脸怒容的质问着他的父亲。毕竟是个才十一岁的小鬼,大庭广众之下,他这样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困难,他难道不知道她老是混黑道的,随时都有可能把命搭上吗?算了,一切与我无关。我一脸无聊的离开了灵堂。结果3天后,就听到那个小鬼要被送到日本一个叫酒窖的组织当人质。因为是黑道上的事,所以交换的时候我也在场,对方派来的是一个金色长发的男人,一个让人一看就有黑道感觉的人。残忍的笑容让人不敢靠近。但是,我却看见他在面对跟在他身后的那个茶色头发的小女孩的时候,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温柔的笑容。

“偷看别人是不好的。”小女孩在众人走了之后,走到站在角落的我面前说。

“说什么?小鬼。”我冷冷的说。这个小鬼,看样子和鲁鲁修一样是被人宠坏了,看样子那个金发男人应该是她爸爸吧。

“Gin不是我爸爸。”那个茶色头发的小鬼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C.C.小姐很舍不得鲁鲁修吧?”

“你说什么啊?我可是C.C.。”我冷笑道。

“不想笑的时候还是不要笑的比较好,虚伪的笑容,伤害的只是自己。我是宫野志保,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那个小鬼很严肃的说,然后转身走了。

“伊丽莎白 C 哈里斯。”我在她转身的时候淡淡的说,我这是怎么了,疯了吗?我的本名,可是连玛丽安娜都不知道的啊。

“西西这个名字很适合你。”不远处传来她清冷的声音。我有种预感,我将来还会和她见面,而且有件让我吃惊的事,就是我竟然看不见她的内心世界。难道说她……

7年后,日本

我是鲁鲁修 V 布里塔尼亚,今年18岁,从我离开英国到现在已经7年了,时间过的真的很快,在这段期间,我的人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改变。在酒窖的那段日子,成为了我永远也抹不去的一段记忆。在人们猜疑和冷漠的目光下,我发誓我一定要离开。我要推翻布里塔尼亚家,为母亲报仇。终于,在5年前,我成功的逃了出来,躲过了所有人的耳目,当然,这也要仰仗他们的帮忙,我最重要的朋友们。

志保是个很奇怪的女生,她聪明,又冷漠,在那个英齐聚的组织里,年幼的她却能够占有一席之地,这当然并不完全是因为她和Gin的特殊关系,还有她自身的能力。枢木朱雀,一个单纯的小鬼,他几乎每天都跑来找志保打架,但是没见他赢过,尽管如此,他依然锲而不舍,他难道不觉得身为枢木家的接班人,他这样很丢脸吗?还有凉介,我一直不懂身为拉斐尔家的人的他,为什么会生活在枢木家。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存在让我在酒窖的生活不至于太难过。和他们分开已经5年了,在此期间,朱雀已经成为了枢木家的当家,志保去了国外读书,凉介也已经在美国有了自己的事业。而我呢,现在我已经18岁了,是时候该做点什么了,可是,我该从哪里开始呢?隐姓埋名的生活到现在,觉得非常的无力,看惯了生活的百态,却不知道该如何改变。几乎天天在地下赌场度过,在此期间积累了很多的积蓄,却不知该如何开展我的计划,还想要更强的力量。这天回家的路上,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在人群的缝隙中,我撇到了一抹翠绿色。心弦被无声的撩拨起来,那个女人,也是这种发色,那个我只见过3面的女人,在的葬礼上默默的承担我眼泪的女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向人群走了过去。

“小姐,你开个价吧!要多少钱?”领头的男子色眯眯的说道,露出一口金色的牙齿,被围着的女人穿着黑色吊带背心,下身穿着条咖啡色的短裤。这个样子出现在星宿,难怪会被人盯上。致的五官仿佛一个洋娃娃,金色的瞳孔淡漠的看不出半点情绪,翠色的长发很随意散在脑后。

“走开,口水男!”如黄莺出谷般的清脆的声音,说出的话却让人不敢恭维,周围的混混冲上去准备打人。我掏出防身用的手对天开了一,趁所有人发呆的空挡抓起那个女人的手就跑。可是没跑几步我就气喘吁吁,真是的,上天给了我过人的大脑就必然不能给我个灵活的身体。我撑在墙上休息,却听到脚步声。

的!”还没等我回过头,几个混混就向我挥刀砍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将防身用的手拿出来,听到一阵惨叫声,刚才被我救的那个女人手脚利落的很快把那些个混混打得趴在了地上。随后,走到他们身边把他们身上的钱全部搜光,临别在狠狠的赏了他们每人一脚。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女人向我走来,看样子我是多管闲事了,好人果然是当不得。

“喂!”那个女人冷冷的对我说,“你家在哪里?”我说了个地址然后她拖起我就走,也不管我的感受。

“我到了。”我不着痕迹的下着逐客令,今天因为这个女人我的好心情全跑光了,而且有段时间不能到那块地区去了。真是倒霉!

“我要住你家里。”她淡淡的说,拿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身上掏出来的钥匙开门进去。

“喂!不要擅自做决定啊!”我急急的跟进去,却见她毫不在意的当着我的面开始脱衣服,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暗吧,我可没有那种需要,“喂,你干什么?!你出去,这是我家。”我有些害羞的背过身子。

“我决定住下了。男人就睡地板吧!我要睡了,帮我准备Pizza。”她掀起被子就躺进去,淡淡的说着,然后转过身子背对着我。

“你给我起来啊!”我趴在她身上说到,不敢掀开被子,希望这样能吓到她。她却毫无反应,伸手扳过她的肩,却在触碰到她的一瞬间,无数的片段涌进我的大脑。

“啊——”她转过身子痛苦的呻吟起来,额前的头发散开,露出一个好像海鸥似的痕迹。这是——我见过这个痕迹。

“C.C.?!”我叫出她的名字,松开手,“你是C.C.?!”不敢相信有这么巧的事情。

“好久不见,鲁鲁修。”她淡淡的说,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我记得她是教的首领啊,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干了!”她淡淡的说,转过身继续睡。

“喂!”我心理有很多疑问。

“不管怎么说,我刚才救了你,你要养我。我要吃必胜客的Pizza,你去帮我买!”她淡淡的吩咐到,然后毫不在意的继续睡,我只能哑口无言的看着她。

“也就是说,你离开了教,是因为你发现我的死因有问题?”等到C.C.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她现在只披着一件我的白衬衫,坐在我的床上吃着必胜客的Pizza。天知道我哪根筋不对了,居然真的去买了。

“嗯,他们现在正在到处找我。”她懒懒的回答。

“那你干嘛还待在我这,会给我惹麻烦的。”我冷冷的说,这个女人的格还是那么的恶劣,仿佛谁都不放在眼里。

“这是你对救命恩人说的话吗?”

“是你先惹上他们的好不好?都是因为你!”

“我又没叫你救我。”

“你……你这个任的女人!”

“因为我是C.C.。”

“……”

“对了,那个小保怎么样了?”她若有所思的问。

“小保?!”

“宫野志保。”她淡淡的说。

“你认识志保?!”我不解,她们貌似没什么交集。

“呃,看样子你们关系不错。该不会……你暗恋她?”她一脸狡黠的笑。

“我不知道。”我有丝感伤的说,5年前,她帮我逃出来,然后就被派到了美国,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不过以她的能力,酒窖应该也不会对她怎么样,因为他们还需要她。

“是吗?”C.C.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继续咬Pizza。

从那天开始,我和C.C.开始了我们的“同居”生活,这个女人霸着我的床,我只能天天打地铺,回去还要做两人份的饭。更过分的是,她几乎每天不停的吃Pizza,毫无节制。不过很无奈,不管我把信用卡藏在哪里她总能找的到,时间一久我也就由着她。

“Geass?!”我不解的问。

“嗯,一种能控制人思维的力量,但是依每个人的不同,力量的形式也不一样。”她懒懒的解释,依旧笑的狡黠,“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订立契约?”我渴望力量去改变我现有的一切,我不想在继续这样平淡的生活。

“订立吧,契约!”我伸出右手,很快,触碰到她的手指,一瞬间,一股力量涌入我的身体里面,意识慢慢的飘离。醒来以后,我的生活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我能感受到Geass力量的存在,我可以对任何人下命令,让对方无法反抗,这真是太有意思了,有了它,我的进度可以提高好几倍,我再也不是一个会移动的空壳了。我创立了自己的组织——黑色骑士,自命为Zero,我每天带着面具生活在人们面前,渐渐的,我不知道别人的对我说的是真是假,是出于Geass的作用还是真心。一股恐惧的寂寞感席卷了我的全身。

“王之力量,会使人孤独呢。”床上的翠发女人轻描淡写的说穿了我的心思,我有些愤怒的看着她。虽然早已搬出了那个狭小的房间,虽然我现在已经是黑道上人人闻风丧胆的Zero,可是这个女人依然住在我的房间里霸占着我的床。关于我们的关系,虽说我对外宣称她是黑色骑士的战争女神,但是外面什么传闻都有,不过她似乎一点都不在乎。“你和枢木家的当家是不是认识啊?”

“刚到日本那段时间有过不错的交情。”我淡淡的回答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

“他或许可以帮你。”C.C.淡淡的说,“酒窖虽然这几年发展的很快,但是能够和教对抗的,现在还是只有枢木家。”

“我不会那么做的。那是我自己的事,而且我不想欺骗朱雀!”我激动的说,不是没考虑过利用枢木家的力量,那样的确事半功倍,但是这样一来,我和朱雀之间的友情可能就会因此结束。实在不想对自己的好朋友用Geass。

“鲁鲁修……”C.C.淡淡的说,“你还真是个小鬼呢。”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你这个魔女!”我激动的说。

“后悔吗?和我订立契约。”C.C.淡淡的问,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其实,我心里从来没有后悔过,还没等我开口又听到她的声音,“放心吧,我会陪你到最后的,因为我们是共犯。”

澳门,黑子大饭店赌

“鲁鲁修!真的是你?!”一身和服的朱雀兴奋的打着招呼。

“朱雀!”我平淡的回复,今天的战斗对我很重要,如果成功,我很快就可以站在那个老头面前。

“朱雀。”一个娇俏的女声传来。

“尤菲。”朱雀开心的牵起一旁的女伴,“我跟你介绍,这是我的好友鲁鲁修。鲁鲁修,这是尤菲。”

“Hi!”我淡淡的打着招呼,真没想到朱雀的女朋友竟然是我的妹妹——尤菲。

“鲁鲁修?!你是鲁鲁修!”尤菲有些激动的叫着我的名字。

“真没想到,尤菲是鲁鲁修你的妹妹。布里塔尼亚家的女儿。”朱雀有些苦笑的说,他和尤菲认识的时候,尤菲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尤菲虽然是布里塔尼亚家的人,但是基本上不参加家族的事务。”我有些安慰的说,朱雀现在的身份是枢木家的首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布里塔尼亚最大的敌人。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会为朱雀担心,但是是尤菲,应该无所谓,她是父亲正妻的女儿,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因此基本上不参与任何家族的事务。

“放心吧,我没事的。”朱雀淡淡的说,有些感伤。

“为什么?尤菲?!为什么你是这支队伍的领导者,你不是从来不参与家族事务的吗?!”看着深受重伤的尤菲倒在我面前,我有些不可置信。这支教锐的暗杀部队,怎么会由尤菲领导。

“尤菲?!”朱雀悲痛的抱着尤菲的身体。

“对不起,朱雀……我不应该瞒着你……可是……我也想为家里做点事,我不想总是被人叫做花瓶。”尤菲断断续续的说,“鲁鲁修……我们到底……到底是一家人啊……不要……不要再反抗了……”

“尤菲!————”朱雀撕心裂肺的叫喊着也叫不回尤菲,我有些麻木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杀了她,我的亲身妹妹。

“鲁鲁修!——”朱雀愤怒的把口对准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不是早就决定了不管面对什么都要为讨回公道的吗?可是为什么面对朱雀悲愤的眼神,我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慌。在我发呆的时候,一抹绿色的身影从我面前闪过。

“发什么呆啊!小鬼?你有被杀的觉悟,不是吗?!”C.C.依旧淡漠的说,替我挡下了朱雀愤怒的子弹。是啊,有被杀觉悟的人,才有资格开,而我……有这个觉悟。好不容易从现场逃出来,在飞机上,我和C.C.的房间里,我无力的坐在床上。“喂,想哭的话我的胸口借给你。下次,记得自己去保护重要的东西。”C.C.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的内心突然涌起一股暖意。

“这句话,你好像经常说呢!”我幽幽的说,“每次你这么说,我都会想,是不是你自己很想哭呢?”抬起头对上C.C.琥珀色的眼瞳,一闪而过的悲凉。C.C.突然走到我面前,抱着我的头送上自己的香唇。唇齿相依的瞬间,有什么东西在传达着。我抱着她,有种不想再松开的感觉,漂泊的心仿佛有了停靠的港湾。感受着她微凉的体温,身体交合的瞬间让我非常的安心。

“C.C.你的愿望是什么?”我搂着她光洁的身子问。这是我这一年来,第一次睡在床上,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不是没有足够的房间,只是已经习惯了和她住在一起,或许,我是她的。

“哼,这算什么?交易?奖励?”她冷笑着推开我,下床穿衣,“以为是自己的女人就想干涉吗?不要搞错了,我只是有这个需要,是你在满足我。”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皱着眉淡淡的说,这个女人怎么总是把问题想得这么极端呢?不过不能否认,我确实有她是我女人的感觉。

“哼,想想怎么解决目前的处境吧?枢木朱雀现在,可能要成为你的敌人了。”她淡淡的说着逃离了卧室。我有些苦恼着陷入了沉思。但是,从那天开始,我不再睡在地板上,尽管她再没让我碰过她。

“鲁鲁修,尤菲的仇,我现在就报!”朱雀冷冷的对着我,眼中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开朗,只剩下一片浑浊,下面的海不断的翻腾着,仿佛朱雀的愤怒一般,布里塔尼亚家的本家,将会是我的葬身之地吗?真是讽刺,还是回到了这里。

“住手!查尔斯,你放了鲁鲁修,我回去。”C.C.缓缓的走了过来。她疯了吗?不是要她先走的吗?她出现在查尔斯面前,必死无疑了。

“呵呵,C.C.,没想到,你也会做出这种事。”查尔斯笑着,“不过没用了,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跑。”

“查尔斯,你什么意思?!”朱雀愤愤的说,“不是说了,只杀了鲁鲁修,为尤菲报仇就好了吗?”

“呵呵,枢木君,鲁鲁修可以交给你,C.C.我要带走。”查尔斯笑到,周围的口对准了我和朱雀。

“哼!”朱雀冷哼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对C.C.开了,她纤细的身影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一头栽进了翻腾的海里。

“C.C.!!!!——————”我绝望的喊着,仿佛灵魂在瞬间被掏空了,寂寞与绝望的气息笼罩了我的整个心房,我终于体会到朱雀当时的心情了,原来,最的人在自己面前被杀的感觉是那么的叫人绝望。

“枢木君——”查尔斯有些生气的叫着朱雀的名字,朱雀头也不回的带着自己的人走了。查尔斯只能干瞪眼。在他的手下来抓我之前,我鼓起勇气跳进了冰冷的海水里。呵呵,C.C.,我来陪你了,对不起,一直到最后都没跟你说句“我你”,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努力让你笑出来。你的笑容,由我来守护。

再次挣开眼睛,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了。我躺在一张洁白的病床上,一旁正是C.C.有些苍白的脸庞。我慌忙的摸了摸她的脉搏,还好,她还活着,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她还活着,就够了。

“你醒了。”朱雀冷冷的声音传来,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毫无表情的脸。

“是你救了我们?”我有些不之所以,明明是他开的,为什么还要救我。

“虽然你杀了尤菲,但是,你毕竟是我的朋友。”朱雀有些矛盾的说。

“你们醒了。”一个英俊的少年和一个茶色头发的小女孩端着大盘的食物走了进来。我总觉得他们的眉眼有些熟悉。

“Pizza!”熟悉又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一旁的翠发魔女已经睁开了眼睛,看样子Pizza对于它要比什么都有魅力。

“C.C.你醒了。”我兴奋的说。

“小保?!”C.C.有些疑问的叫着,我恍然大悟的看着那个茶发女孩,不是志保又是谁。只见志保抖动着嘴角,有些无奈的看着C.C.。

“小保?!呵呵——”志保无奈的笑笑,一旁的两个人也笑的颇有些无奈,“饿了吧,你们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志保最后还是先把食物递给了我们。

“你们要感谢志保和凉介,要不是他们你们现在可就真的去见阎王了。”朱雀换上一副轻松口吻,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也终于揭示了另一个人的身份,我印象里,凉介似乎更调皮一些,没有现在这么儒雅。

“我们长话短说,我不能待太久,还要回Gin那里。”志保趁我们吃东西的时候说,“这里是十方烈焰之一的极光卓乐的游艇之一,你们在这里很安全,黑色骑士受到很大的创伤,你可以决定是回去重整还是从此退隐,决定好了就告诉乐,他会把你们送回陆地上。酒窖和教这次合作的力量不可小视,你们好自为之。另外,尤菲米亚小姐的死,有点古怪,你们如果有耐心,将来慢慢的去查。就这样,我要在天亮前赶回去。”志保急急的说,然后塞了个奇怪的通讯器给我们,说是随时可以和她联系。

整个过程,我和C.C.几乎都没有和志保说上话,不过看样子,现在这个局面是她策划的,十方烈焰,她什么时候跟这么厉害的人扯上联系了。后来凉介跟我们解释了一切,他和志保在美国留学期间一直有联系,尤菲死后,志保找到了他说尤菲的死有疑问,让他到英国来阻止我和朱雀。结果他和朱雀商量后决定在查尔斯面前演场戏,也给我个教训,让我体验一下失去人的痛苦。不过我敢打赌,主意一定是凉介那小子出的,朱雀是个直肠子,才不会这样整人。交代清楚了一切,他们很好心的给我们留下二人世界。我有些情不自禁的将C.C.搂在了怀里,她也不挣扎,任由我搂着。

“我不报仇了,我们离开这里,过普通人的生活。”我颤抖着说,她掉下海的那一刹我内心绝望的感觉不想再次尝试,我要离开这个黑道的世界,和C.C.好好生活。

“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黑色骑士发展的那么快,就算其他组织放过你,查尔斯也不会放过你。”C.C.冷静的提醒到。

“放心吧,我早就想好了。”我自信的说,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将来的生活,剩下的,只有我的魔女,“给我个机会守护你,我要看到你笑。伊丽莎白。”

“……”C.C.琥珀色的眼睛吃惊的看着我。

“志保告诉我的。”我解释着她的疑问,“她还跟我说,你当初很舍不得我走。”想着在酒窖期间和志保相处的日子,内心不由的温馨起来,她也长大了呢,相信她以后的成就,必然是不可限量。这个美丽聪明又善良的女孩,是我人生最黑暗时期的明灯,我和朱雀还有凉介都非常喜欢她,为此没少起过争执,但我明白那不是,那只是一种朋友间的默契。而需要我花一辈子去守护的人,现在正在我怀里,或许从第一次见面,我主动向她挑战的时候,我就喜欢她了也说不定。那个任又脆弱的魔女。

“切,她胡说的。”C.C.不屑的说,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推开我转身拿起凉介刚才留下的Pizza,狠狠的咬起来。

第二天,我向朱雀提议和C.C.一起居住在他家别邸蓬莱岛的时候,朱雀很爽快的答应了,那是一个人造小岛,只有直升机能到那里,每次枢木家和酒窖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谈的时候总会约在那里,我在酒窖,自由并没有受到很大的限制,在他们的视线内可以随意的活动,托志保的关照,我曾经跟她还有Gin还去过一次蓬莱岛,环境很好。而且不用担心安全问题,只要朱雀不点头,一只蚊子也休想飞进那里。然后是漫长的旅途,因为朱雀不方便直接带我们走,因此由十方烈焰负责运送我们。

刚到达蓬莱岛那段时间,朱雀对我和C.C.的态度有些奇怪,仔细想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是抱歉,朱雀,即使再亏欠你,我也不准备把C.C.让出去,她是我的。几个月后,朱雀把本家迁到了岛上,基本上淡出了黑道的世界。在岛上的日子很平静,只是C.C.的Pizza控属让我很头痛,另外,从我们来到岛上开始,C.C.的身体就停止了生长,一直停留在了18岁。我和朱雀收集了很多资料,也开始渐渐了解了潘多拉和所谓的魔女狩猎计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尤菲的死也到处透着诡异,一切的一切,我们都还不清楚。在此期间,凉介的医生事业越来越顺利,他偶尔会回岛上和我们小聚,顺便带来些志保的消息。志保依旧不愿意脱离酒窖,好像她还有亲人在组织里,不过鉴于她和Gin的关系还有她自己的能力,应该不用担心她的安全。可是6年后,酒窖那边传来了志保的姐姐被杀,志保失踪的消息,这是怎么回事?志保又在哪里?用她留给我的通讯器也联系不上,这是这几年以来从来没有的事。

“我派了分家很多人去找她,可是没有半点消息。”朱雀紧皱着浓眉,“可恶,早知道不管怎样都要把她带出来。”

“不是你的错。”我淡淡的安慰。

“我有种预感,6年前留下的那些疑,是时候解开了。”C.C.依旧吃着Pizza,一脸平静,“玛丽安娜和查尔斯的计划会不会成功,很快就会有结果。”

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不能小看,几个月后,志保果然主动和我们联系,却没有告诉我们她的所在,只是拜托我们调查十方烈焰的义父葛罗素博士被绑架的事情,还让我们特别注意教的动向。或许这次一切真的都会结束,在志保的周围,凝聚了一群优秀的人。但是调查出来的结果,却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当我看着我的父母被国际刑警带走的时候,我的内心百感交集,C.C.轻抚我的手给我鼓励,我只能紧紧的搂住她。还好,她还在我身边。

在志保的婚礼上,看着志保淡淡的笑容,我不禁感慨万千。

“C.C.。”

“嗯?”

“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我会守护你的笑容。”

“那我要你吃一辈子Pizza。”

“……”

End

【上一篇】:番外二 折翼天使【回目录】 【下一篇】:Chapter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