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猫日记 人物表 同人文1:海妖的诅咒 同人文2:恶鬼的愤怒 同人文3:狼人传说 同人文4:冥王传说 同人文5:神秘的旅游纸 查理九世精美图片 查理九世读后感 经典语录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 唐晓翼的悲文破空晓翼2 查理九世之安好 唐晓翼恋爱文:樱花之翼 唐晓翼穿越文:薰衣草之恋 唐晓翼虐文:羽知晓翼 唐晓翼和亚瑟文 唐晓翼的虐文:彩虹彼端的天堂 查理九世31

番外三 魔女的骑士

番外三 魔女的骑士

“你是魔女的继承人,落下眼泪等于放弃身份和魔法,魔女在有骑士保护之前是不能失去魔法的。”一位美丽的少妇虚弱的躺在洁白的床上,虚弱的脸庞已无半点生气,双眼紧闭,却平静的笑着,身旁的小女孩平静的脸上没有半点波澜。

“红子……”一旁的黑发少年试探的叫着女孩的名字。

“我没事,凉介哥哥。我可是魔女啊!”女孩突然回头,露出一丝绝美的笑容。却让人感到无比凄凉。

“虚伪的笑容,伤害的只是自己。”黑发少年温柔的说道,“曾经有一个别扭的小女孩这么告诉过我。”

女孩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抱紧了少年。

若干年后

“大哥,你找我。”火红长发的少女身着红色长裙,优雅的走进一间装饰华贵的房间。

“红子,你来了。你看看这个。”一个全身透着冷漠的男子严肃的将一叠文件递到少女面前。

“酒窖想和我们联姻?”少女有些嘲讽的笑了,“聘礼是什么?”

“说是联姻,其实是互相交换人质还差不多。一定是我们最近的地盘在不断扩大,让他们有所不满。门主,依我看,直接回绝算了。”格火爆的红发男子正是意大利最大的黑手组织幻影的四大护法之一的火影Lud。

“不行啊,我们的实力,还不宜和酒窖起正面冲突。”水影Jeason立刻反对。

“你们别争了,看门主怎么说。”风影Eric说道,然后恭敬的看了坐在座位上的冷漠男子一眼,他正是幻影的首领安德烈 拉斐尔,称号是夜。3年前他从父亲手中接过拉斐尔家的事业,短时间内重整了家族体系,创立了幻影,并不断发展扩大。他最得力的助手除了他手下的四大护法,就是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了,她天赋异禀,不但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更通各种武器的使用,并擅长发明武器,而且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是他最疼的妹妹。

“你马上回日本,以后不要再回来了。剩下的交给我处理。”男子几乎是命令的说到。

“正如Jeason所说,我们现在的能力不宜和酒窖正面冲突呢。”少女娇俏的说道,优雅的品了一口手中的红茶,将手中的文件合上,“不知道交换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少女调皮的问道,眼中闪过狡黠的目光。

“……,你们先出去吧。”男子有些无奈的对一旁站着的三名男子说到,待他们退出房间以后,双手合十,有些心痛的说道,“红子,幻影已经上了轨道,你对这个家的责任已经尽了,没必要再待在这里。”

“我待在幻影,只是因为首领是你。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对拉斐尔家有什么责任。”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我本来想晚点告诉你,现在看来到时候了。你知道,你的魔女血液是遗传自你母亲,她本来是日本贵族的女儿,是和父亲私奔导致被家族除名的。但是前不久,你母亲的家人,已经全部去世了,现在只剩下一名管家,他希望你能够回去继承那个家。”夜从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离开吧,你难道真的想一辈子活在这个世界里吗?”

“……,这算什么?现在才想到我。”少女冷笑到,“不过送上门的东西没有拒绝的道理。但是我不会就这样走的,我会先到欧洲转一圈再回去。”

“……”夜有些奇怪红子的平静,虽说她一向很冷静,可是这次也太平静了吧,“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大哥,你不要忘了我可是魔女小泉红子哦!”红子神秘的笑了笑,“放心吧,我早就想回去看看了,凉介哥哥老是向我吹嘘日本料理有多好吃,多健康。这次要他来接我回去好了。”

“你早就和他联络过了吧!”夜有些不爽的说道,明明是他和红子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为什么红子却和他比较亲近呢。

“嘿嘿,我这叫未雨绸缪。反正他最近也要回日本,你可不要忘了,他的Ariel可是也在日本哦。”红子一改之前的冷漠,像个普通少女一样调皮的黏在夜的身边说个不停,“而且他帮我去那个城堡看过了,虽说那个管家比较丑,但是好像有很多古老的魔法书籍,我可以开眼了。呵呵!”

“你啊!”夜无力的扶头,有些受不了自家妹子的快速转变,“我会和他商量细节,就对外宣布Remona失踪好了。”

“好啊,反正都一样。”红子无所谓的说,“不过大哥,”红子突然变得严肃,“我没办法看到这次和你联姻的女人是谁?”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不会娶她。倒是你,没事不要随便使用魔法啊!”夜严厉的说道,虽说很方便,但使用魔法,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副作用,还是少用为妙。

“知道了。总之,你要小心。”红子有些担心的叮嘱。

半年后,日本江古田中学

“红子小姐,我也要!”一群男生围在红子的座位旁边争先恐后的等待着她的情人节巧克力。

“啊,红子,我也要。”一个顶着鸟窝头的男生抱着一大堆巧克力笑呵呵的挤到了红子的身边。红子眉头一皱,挥手打掉了少年手上的巧克力。

“要想要我的巧克力,就把其他的扔掉……”红子有些玩味的说。

“扔掉!”“那对红子不礼貌!”周围的男生叫道。红子笑着看着快斗。

“哈!”快斗有些伤脑筋的抓了抓头,然后轻松的说到,“我不要了!”

“啊?”红子有些不可置信,“怎么?没有成为我俘虏的应该只有怪道基德啊!”红子有些奇怪的,老师上课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考,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红子神秘的笑了一下。

江古田郊外有一座欧式风格的古城堡,独立的伫立在丛林之间,是那么的孤傲,又那么的寂寞

“你回来了。”驼背的丑陋中年男子恭敬的对红子说到。

“仪式都准备好了?”红子有些不耐烦的说。

“是,都准备好了。”管家依旧恭敬的站着。

“什么时候看你都那么丑。”红子边说边换上魔女的衣服,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太喜欢这个管家。

“是,你很美,你才是纯魔术的正是继承人,可成为世界之主……”管家有些兴奋的说道。

“你骗人!你这些话我听腻了!”红子不耐烦的打断,“来!开始!”红子说到,管家递上一根魔杖似的东西。

“龙须……美人鱼的眼泪……”红子喃喃着往一口大缸里放着什么。

东京美术馆

“怪盗基德!”中森警官激动的大叫着,而怪盗基德于众目睽睽之下凭空消失了。

“快!不知是何方神圣……就快到了……”怪盗基德有些吃力的走在一片黑暗之中,慢慢的前方出现了一丝光亮,眼前出现的是一栋城堡。

“哈——我等着你呢讨厌的坏蛋……?”红子双腿交叠的坐着,右手支着头,饶有兴趣的笑着看着一身狼狈的白色怪盗。“不过,这一次轮到你被偷了!我要偷……你的心……”红子自信的笑着。

“打扮成那样你会感冒的……小姐……”怪盗基德吃力的笑着。

“哈哈……现在你还在扮绅士,很快你就笑不出来了。我可是知道你的身份。”红子得意的笑着。

“真是任的小姐。”怪盗基德有些苦恼的笑着,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心脏仿佛要爆裂般的疼痛,地上出现了一个六芒星的魔法阵。红子慢慢的走进他,手上拿着块心形的巧克力。“吃了他,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不过,你的心……就会永远属于我……”红子极富魅力的声音响起,怪盗基德迫不及待的抢过她手中的巧克力,却迟迟没有吃下。

“你怎么了?吃啊!”红子有些意外,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布满了雪花,遮盖了魔法阵。

“这是大自然的魔术。”怪盗基德突然站了起来,手中的巧克力被捏碎。

“哼,是魔术吧!你总是利用魔术脱身。可是魔术不过是谎言,在骗人的。魔法才是真的!”红子激动的说道。

“我也是那样想的。”怪盗基德扶着礼帽,乘着红子失神的一瞬间消失在她的面前,只留下一顶白色礼帽。红子好奇的上前,帽子突然自己移动了起来,空气中传来基德的声音,“或许魔术的确是骗人的……”礼帽中冒出几只白鸽,让红子小小的惊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这些鸽子停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大家喜欢被人骗……可是你呢,就算用魔法偷心,你还是寂寞。”基德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红子身后。

“强夺是魔女的做法!!”红子歇斯底里的叫道。

“你才是在说谎呢……对自己的心说谎。我看得出来,在你冷漠封闭的内心深处……藏着一颗美丽的宝石……”基德优雅的笑着,红子疑惑的看着他,手中的鸽子突然飞走,基德的身影也在烟雾中消失,“在见了,可的魔法小姐。”

红子握着手中基德遗落的玫瑰花,一副好像要哭出来的表情。

“小姐……”管家适时的提醒到。

“我明白,魔女一旦落泪,就会失去魔力。”红子低下头,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之后的日子里,每当怪盗基德有活动的前一天,红子总会不经意在黑羽快斗身边讲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总而言之,这次你不能去!如果你是怪盗基德的话。”红子这次将快斗叫到了学校的天台上。她这次占卜,看到的是怪盗基德被逮捕的画面。

“不行……”快斗扒在栏杆上看着远处,“即使明知是陷阱……也不能轻易放弃目标……”快斗回头,带着个迷人的微笑,“如果说……我是怪盗基德的话……好了,上课了!”快斗双手抱头,笑呵呵的往教室走去。

“喂!等等呀!真是的……”红子有些失落的站在原地:哼!笨男人,不知死活……这样也好,你一死,就再无人能抗拒我的魅力——全天下男人都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了。“哦呵呵呵呵呵!呵……快斗……”红子笑着突然沉默了,担忧的表情再也无法掩饰。

入夜,博物馆内,一干刑警加上白马探正紧张的等待基德的到来,探寸步不离的守在快斗身边不让他离开。

“时间快到了哦,要事怪盗基德不出现,就说明你就是……”探有些得意的看着和自己拷在一起的快斗。

“呵呵……”快斗干笑着,心里早已急得不行。

“怪盗基德来了!”随着警察们的叫声和一阵白色烟雾,白色怪盗现身在众人面前,白马探不敢置信的看着一旁的快斗。

难道是她?快斗看着这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嘴角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

在白马探反应过来之前,“怪盗基德”已经拿走了展示柜上的宝石飞出了众人的视线范围,不同的是,这次他用的不是滑翔翼而是一把“扫帚”。

“黑羽快斗……你早晚会成为我的俘虏……才不让那些警察先得手呢!”夜空中,乘坐在扫帚上的“怪盗基德”帅气的将白色礼帽甩到空中,露出一头火红的头发,嘴角露出优雅的微笑。

“真是麻烦的怪盗。”看着因为怪盗基德的“失常”表现而吵杂不已的博物馆,快斗帅气的笑了。

“发信器已经处理好了,你离开现场就可以了。”人群中,一个戴着厚厚眼睛的“少年”用别人难以察觉的细微动作对着领口说些什么。

“怪盗基德这次的行动好像格外的顺利嘛!”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想起。

“呃?”“少年”有些意外的回头,看见一个茶色头发的小女孩带着一丝狡黠的微笑看着自己。

“不是吗?明明这次关西服部和利小五郎都在,却比平常还要顺利。”女孩轻松的说到,“怪盗的助手。”

“小妹妹,你说什么呢?哥哥不是你说的那个人哦!”“少年”笑容可掬的蹲在女孩的面前。

“这位姐姐明明那么漂亮为什么要做这种打扮呢?暴殄天物哦!”小女孩可的笑了,样子要多可有多可

“你……”“少年”有些意外,然后释然的笑了,“小妹妹,你不是一般人嘛!”红子说道,放在口袋里的手已经在按手机了。

“劝你不要用手机比较好,怪盗出现的地方周围的信号都会被严格监控。看到那边的黑布没?怪盗基德的滑翔翼不知道能不能经得住7级大风的安抚。”小女孩依旧可的笑着,却让红子有种骨悚然的感觉。

“怪盗基德!”随着中森警官的一声大叫,周围大楼的顶部出现了无数的鼓风机,直升机迅速的提高了自己的海拔,一阵强大的气流在周围弥漫。

“呃,可恶……”快斗有些慌乱的降落在了一个无人的街道上,一个熟悉的幼小身影出现在眼前,“阿拉,侦探小弟。我们又见面了。”快斗强壮镇定的说,眼睛的余光已经开始在寻找逃跑的路线。

“这次你休想逃走。”江户川柯南笑得笃定,手中的手表型麻已经瞄准了目标

“怪盗基德!”警察也已经涌了过来,快斗看着逐渐涌向自己的人流,第一次感到恐慌。

“手给我!”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本能的伸出手,飞天扫帚再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怪盗基德。

“可恶!”柯南不甘心的射出了麻,却被扑克牌档回来。

“这次好险……”红子有些担忧的说道。

“是啊,谢谢你了,魔法小姐!”快斗随手变出一朵玫瑰递到红子面前。

“我是跟你说真的,你真的还要继续追踪那颗宝石吗?”红子严肃的说到,对快斗的表演并不买账。

“这件事情,我绝不会放弃。”快斗坚决的说。

“看样子,又让怪盗基德得手了。”一个调侃的声音在快要抓狂的柯南耳边响起,灰原哀正不疾不徐的向他走过来。

“灰原,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吗?”柯南有些恍惚的问。

“怎么说?”哀依旧一脸平静,听完柯南的叙述,哀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认真,“那大概就是有吧!”哀幽幽的说,留给柯南一个完美的背影。

第二天,放学时间,帝丹小学门口

“哇!那个大姐姐好漂亮哦!”“是啊!”“好有魅力哦!”

“你们先走吧!”灰原回头对少年侦探说了一句往红子的方向走去,“灰原哀,请多指教。”灰原脸上有着难得的淡淡的微笑。

“小泉红子,邪神鲁西法告诉我,我们会很合得来。”红子也挂上迷人的微笑对哀伸出手,“你似乎一点也不好奇怪盗基德的事情。”两人坐在咖啡厅里,红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的茶发小女孩,两人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直到红子忍不住打破沉默。

“比起怪盗基德,我对你比较有兴趣。”哀直率的说。

“哦——”红子夸张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你,但是好像想不起来了。算了,不说这个。昨天谢谢你!”红子说着,拿着冰红茶的杯子撞了一下哀的咖啡杯。

“怪盗基德真是三生有幸有你这样的助手。”哀不动声色的回到。

“工藤新一有你这样的搭档,就真不知道是福是祸了。”红子不着痕迹的回应,“沙发后面的两位侦探,你们还打算藏到什么时候啊!”红子话锋一转,单手支头的说道。

“偶尔客串服务生的怪盗先生,也请你坐下来好吗?”灰原也不咸不淡的说道,轻啜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于是,一黑一白一高一矮的东西部侦探灰溜溜的从后面站出来,离他们不到5米远的地方,一个服务生装扮的少年带着一脸迷人的微笑向他们走来。

“很高兴为你服务,小淑女。”快斗故技重施的变出一朵红玫瑰递到了哀的面前,脸上是招牌微笑。

“怪盗先生,原来你有恋童癖啊!”灰原严肃的说道,江户川认为这是他看过灰原最假正经的样子。快斗脸色骤变,尴尬的看着灰原,一旁的红子和服部则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哈哈!!!!”服部爽朗的笑声在任何时候都那么有存在感,不客气的和柯南在灰原的两边坐下,“在下服部平次,是个侦探。”

“江……工藤新一。”柯南想了想,还是报出了自己的本名,反正听他们刚才的谈话,应该都知道了。

“在下黑羽快斗,魔术师。”快斗回复过来,优雅的坐在红子身边,有些逃避似的不敢再看灰原。

“你就是怪盗基德。”服部大大咧咧的问,但是听不出任何的敌意。

“你认为怎样就怎样了。”快斗含糊不明的说。

“我迟早会抓住你的。”柯南挑衅的说道,然后有些怒气的转头看着灰原,“昨天是你放走他的。”

“大侦探,大胆假设也要小心求证,何况,你认为我有那个能力。”灰原自若的说。

“可是小姑,你们怎么会认识呢?”服部依旧笑到。

“Secret!”灰原和红子异口同声的说。

“呵呵!!”快斗有些干笑的看着两位大侦探吃瘪的样子,“对啊,你们说话要拿出证据啊!”

“黑羽盗一和你是什么关系?”灰原的声音突然变得清冷,快斗的身体明显的颤了一下,要不是红子拉住他,他很可能跳起来。

“你认识我爸爸?!”快斗尽量压低声音问道,颤抖的声音暴露了他的激动。

“你做怪盗基德的真正目的,是这个,对吧?”灰原认真的说道,冰蓝的瞳孔下,仍然是看不出一丝情感。

“你到底是谁?”快斗几乎愤怒的问道,感觉这个女人根本是在耍她。

“或许你父亲的死,和组织有关系。”灰原淡淡的说,在场的八只眼睛一齐看向了她。

“组织?”快斗和柯南不约而同的叫道。

“我曾经看到过类似的资料,所以问一下。”灰原说道,对面的红子轻微的皱了下眉没有逃过灰原的眼睛。

“这位小姐,你昨天……”柯南把视线转到红子身上,忍不住问道,昨天亲眼看到那个场景,对崇尚科学的他很是冲击。

“哦呵呵呵呵呵!”红子夸张的笑到,“小弟,我可是魔女哦!”三位男生不约而同的冒出滴冷汗。

“那个,就是这样了!”快斗很无奈的解释,增强说服力。

“魔……女……”服部嘴角搐到,“那你除了骑扫帚还能干什么?瞬间移动?”服部有些好奇。

“呵呵!不告诉你!”红子神秘的说道。服部无趣的坐了回去。3个大人,两个小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点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感,倒有些英雄惜英雄的味道。

“你干嘛特意请假来找那个小姑?”回去的路上,快斗忍不住问红子。他发现红子请假不放心的跟来看看,结果变成了这样。

“不知道,直觉吧!”红子若有所思的说。

“你真的和昨天的事情没有关系?”柯南再一次确认,他始终觉得昨天红子的突然出现和灰原有什么关系。

“无聊!”灰原瞪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哈哈哈哈!有什么关系,这样不也挺好,多了个朋友加盟友。”服部不管对什么事情都那么乐观,“他再犯案我们再较量就是了,私下里做朋友也很好!话说回来,那个小泉真是个大美人!”柯南和灰原同时半月眼看着服部,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红子……”夜晚,灰原依旧坐在博士家的地下室里,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地下室没有了电脑的微弱光芒。总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灰原隐隐觉得她应该见过红子,但她也想不起来了。红子……红子……小泉?!灰原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站了起来,小泉!

“红子小姐,外面有位小……小女孩要见你。”管家一大早就来到红子的房间外面通报,他本来是想说小姐的,但是那个小姑的年龄……

“……”红子没有答话,昨天她一夜没睡,总觉得灰原应该和她有什么关系,管家提醒的声音再次响起。“知道了!我马上出去!”红子不耐烦的应道。

“小哀?!”当红子看到坐在客厅里的小哀时,有些意外,但绝不惊讶,她今天本来也打算再去找她一次。

“看样子我们想的是一件事。”哀说道。看到红子的表情,她已一切明了。

“你已经知道答案了?”红子优雅的笑笑。

“你是不是还有一个英文名字叫Remona?”哀直截了当的问道,有些紧张的看着红子。

“你是宫野志保,Sherry。”红子试探的问道。

“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哀苦笑到,有些无力的瘫坐在沙发里。她的反应已经默认了答案。

“你……大哥……”红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回过神的第一件事是拿起了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号就被哀按掉。

“不要告诉他……”哀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红子看着哀,最终挂下了电话。

两人的身份揭露后,彼此都觉得更加亲近了,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也是绝佳的战友。

志保发现,红子如传闻般的优秀。志保多次请红子帮忙记住组织资料库里的资料,她虽然能够侵入组织的电脑,但是没办法一次记住所有的信息数据,而红子正好帮了她的忙,解药的进展也是之前的几倍。同时,她也是个非常开朗可的女孩子。格非常的要强,对事物的独占欲也很强。唯一能够让她失态的,只有怪盗基德。

红子发现,志保如自己的两位哥哥描述的一般吸引人,只是,红子在志保成熟的举止下,看到的是一颗敏感易受伤的心。她还发现志保有被催眠的痕迹,当仁不让的帮她解除了催眠术。而且红子还发现,志保在提到工藤的时候,表情的细微变化。

怪盗基德和魔女依然合作无间的上演着一幕幕彩的魔术表演,对手水平的提升也增强了游戏的乐趣。只是怪盗的目标已经不再是宝石,而是和那个组织有关的一切。偶尔和侦探合作一下,迷惑一下对方的视线。灰原偶尔会去客串,大部分时间依然花在解药的制作以及和红子的交流上。

“真的不告诉大哥你的情况吗?”一个明媚的下午,红子和志保相约在银座喝下午茶,红子考虑再三,还是忍不住问了,“不管怎么说,你会变成这样,和他也多少有点关系。”

“我和夜,只是合作关系。”灰原不在乎的说,“而且这样很好啊,我可以像正常的小孩一样享受一次童年了。”

“……,是为了这个,还是为了工藤。”红子幽幽的说道,眼睛空洞的看着窗外。

“红子,我们是同样的人。”志保点到为止。

“解药已经差不多了吧?”红子换了个话题。

“已经做好了。在考虑什么时候给他。”灰原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盒子,表情依旧平静。

“你……”红子欲言又止,“你什么时候走?凉介哥哥很挂念你。”

“再说吧……”志保听到凉介的名字,眼里闪过一丝暖意,“他是我们最好的伙伴,是吗?”灰原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志保……”红子突然叫出灰原的本名,灰原询问的抬头,“你和凉介哥哥到底是……”红子不知道该怎么说,问的太有指向了对不起大哥,不问又很不安心,“你都变小快一年了,以你们的交情他没可能不在意吧!可是……你不喜欢大哥我可以理解,可是你和凉介哥哥没有理由啊……”红子疑惑,通过近半年的交往,她发现志保在提及凉介的时候总是露出很温暖的表情,可是却又不同于对工藤小心翼翼,是一种很自然的情感,可是他们彼此竟然都不会主动提及对方。凉介哥哥也是一样,这太奇怪了。

“太熟悉了吧。”志保淡淡的说道,“也许,凉介是骑士,但我却不是公主。”志保似有深意的说道。

日子一天天的过,平静的让人几乎要忘却一切的不愉快。灰原的电脑在这天接到了一条来自朱雀的信息,“确定失踪,详情待查。”宫野志保如湖水一般平静的心一年来第一次不可抑止的颤抖了起来。

“果然还是逃不掉吗?”志保苦笑到,冰蓝的眸子凝视着显示器,许久,取出一个致的小盒子,里面躺着一颗红白相接的胶囊。起身,随手留下一张字条,用小盒子压住,什么也没有拿走的走出了这个居住了近一年的家。努力克制自己想回头的欲望,走到不远处的那座“鬼屋”,拿出备用钥匙走了进去,在关门的瞬间,一张不算陌生的脸出现在眼前。

“呃……你是……”冲矢意外的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再演了,赤井秀一。”灰原深吸一口气,正视着对面的男子。

“你是要来取我的命了吗?”假发和面具下,赤井俊秀的脸庞呈现出来。

“我需要你的帮助。”灰原直接了当的说,自顾自的走到二楼,不顾男子的意外,随着一阵震动,再次走出来的,是19岁的宫野志保。

“欢迎回来,志保!”秀无奈的笑了笑,走到茶发女子面前,优雅的伸出手。

志保毫不隐瞒的对秀一解释了近一年发生的事情以及她的打算。第二天,工藤宅里迎来了一个意外的访客。

“我就猜你会在这里。这就是你的本来面目吗?果然是个大美人。”红子调皮的说道。

“你会来这里,就说明你应该也知道了。”志保无视红子的调侃,直奔主题。

“嗯。”红子换上认真的表情,“凉介哥昨天告诉我了。还有……他正在来日本的路上。”红子有些调皮的看着志保,却没有看到意料中的反应。

“他来了正好,我正好有事拜托他。倒是你……”志保平静的说,然后询问的看着红子。

“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和你们一起战斗。我也想保护志保哦!”红子坚决的说。

“志保,既然Remona小姐有这个意思你就尊重她好了,而且如果你打算和组织做个了结的话,她也算是当事人吧。Boss这几年在黑白两道大张旗鼓的找她居然没有找到,看样子夜也是很在意这个妹妹的。”一直担任壁草的秀双手交叠,狡黠的说道。

“志保的准姐夫FBI先生,我这个当事人很感谢你的大力协助。并衷心祝愿你的命长到可以让志保来解决你。”红子不客气的说道,迷人的笑容下是凌厉的眼神。

“你和志保不愧是死。”秀一敛去笑容,但也没有生气的意思。

志保和红子很默契的都没有提工藤和黑羽,秀一也很包容的为她们提供最好的帮助。

“你要去吗?枢木家本家?”秀一问道,他有点可以理解志保的心情,毕竟,枢木家隐退有段时间了,再把朋友扯进来,志保还是有些不安吧。

“我再考虑一下吧,如果……能不用的话……”志保不确定的说,她也不确定需不需要用到朱雀的力量,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是无关人员,而且,六年前的事情,也该有个说法了。

“志保,你快来看。”红子的声音响起,电视上,是工藤自信的笑脸,“愚蠢又不自知,真是可怕啊。”红子有些嘲讽的说道。

“他在用这种方法你出来。”秀一看向志保说道。

“……”志保盯着屏幕上的笑脸,过了几秒钟对红子说道,“你是武器专家是吧?”

“呃……”红子有些意外的看着志保,点头答道。

“可能需要你的协助。”志保转身到房间里拿出这两天添置的设备,扔了一套拆弹工具和一把手给红子,“你去这边的制高点,我去这边的。小心一点。”志保交代到。

“Gin会这么快吗?”秀一问到。

“或许……”志保也不确定,然后把自己新买的改装好的iPhone交到秀一手上,“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给我们方向的指示。”志保坚定的说。

秀一心下明了,他出现无疑会暴露水无的身份,那如果有人失手被擒,就会失去一个有用的筹码。接过志保手中的iPhone,默默的看着两人出门。

Gin不愧为组织的头号杀手,行动之迅速让所有人咂舌。当志保排查完附近的制高点感到现场的时候,正巧救了工藤一命。再一次与Gin面对面的对峙,志保心里百感交集。最终以凉介的出现获得完胜,却也再也瞒不住工藤和快斗的眼睛。夜也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咚咚!”红子刚躺下,窗户上就响起了一阵敲击声,犹豫了一下,红子还是站了起来。不出意外,怪盗基德白色的斗篷在夜空中飘舞。“有何指教,怪盗!”红子一如以往般笑的优雅,眼中难以掩饰的苦涩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该结束了,我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你的心,是否曾为我悸动过。红子苦笑着想,背过身去不再看快斗满是疑问的眼神。

“为什么要走?”快斗站在窗口,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与你何干?”红子依旧笑道。

“我……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快斗半委屈半愤怒的说,却看到红子黯淡的眼神中一丝苦涩的泪光,一闪而过,让人怀疑它是否存在。

“朋友吗?”红子笑道,“或许黑羽快斗和小泉红子是朋友,但是……我是Remona。”红子邪魅的笑着,如妖般的诱惑。

“那怪盗基德和魔女呢?我以为我们可以分享彼此的秘密,难道这只是我一厢情愿吗?”快斗感到心在绞痛,却难以表达自己内心的火热。

“这只是一场游戏。现在,我玩腻了,不玩了。而你……”红子强迫慢慢的走进快斗,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You are fire,Kid.”

快斗不敢相信的看着红子,这个女人在说什么,她不是说要偷走我的心吗?当快斗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工藤的房间里。“瞬间移动吗?”快斗有些困惑的将手搭在头上,一旁的服部早已和周公聊得火热,而工藤还没有回来,看样子他打算和赤井聊个通宵了。快斗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小泉红子,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第二天,快斗不知道赤井是否是有意透露自己行踪,总之他们三个跟着赤井来到了和志保碰头的地方。红子意外又激烈的反应让快斗越来越迷惑不解,红子似乎是有意要把他们排除在外。蓬莱岛上,快斗和工藤,都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他们既不像服部与此时完全无关,也不能算是当事人。最让快斗不安的是红子对他的冷漠态度。难道她真的要跟自己划清界限。认识两年多,她在自己的身边似乎已经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经过这次的失踪事件他才发现,如果她不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甚至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她!无知真是可怕!快斗忍不住在心里为自己捏了把冷汗。

突如其来的晕倒让大家都慌了手脚,快斗或许是唯一一个感到庆幸的人,因为这次意外的晕倒,让他有了亲近红子的机会。听着潘多拉背后的故事,快斗心里莫名的难受,在魔女的魔光环的背后,真实竟是那样的残忍,她都是一个人承受过来了吗?

“你是不是喜欢我妹妹?”在去停机坪的路上,凉介有意拉着快斗走在了最后。“妹妹”的称呼让快斗明白了凉介的用心。

“我不讨厌她。”快斗逃避似的不敢正视凉介那双仿佛能看透世间一切的眼睛。从某种意义上说,快斗觉得凉介和哀很像,能将一切了然于心。明明置身事外却又让局势尽在掌握之中。对于他们,快斗觉得又敬又怕。和红子认识近3年,深交1年有余,快斗可以很肯定的对自己说,他很喜欢小泉红子,她美丽高贵古怪聪明,不管哪一点都足以吸引快斗。但是快斗清楚凉介的问题不单单是喜欢这么简单。所以对于他的质问,他没有答案,因为他身边,还有一个已经认识了10年的如天使般的女孩,让他忍不住想保护。却无法对她表明自己的双重身份。

“我想也是。”出乎快斗意料,凉介没有继续问下去的一丝,只是若有所思的一笑,然后认真的看着快斗,“如果你心里有了答案,就说出来。魔女坚强独立的外表下,通常都有颗敏感多疑的心,你不说,她是不会相信的。魔女的骑士,是勇气和智慧的象征。希望你们不要错过。”凉介似有体会的说道,一头钻进了机舱。

算是切肤之痛吗?没有漏掉凉介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悲伤。心细如快斗,从凉介不经意的反应之中,早已察觉他对那位茶发女子的呵护,不同于夜赤的独占欲,凉介的情感几乎如清水般平淡,不易察觉却又无法忽视,和志保对工藤的表现几乎如出一辙。或许两人都太过小心谨慎而无法坦率的表达自己的心意。红子呢,她正好是二者的结合体,大胆的表示要偷自己的心,要自己成为她的俘虏,关心自己到了不惜只身犯险的闯入警察的重重包围网,不计任何回报的当着怪盗的助手,让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头,唯独没有一句表白的话。是害怕受伤吗?

没等快斗想清楚就已经被志保赶下了车,面对着青子愤怒的俏脸,快斗的脑中跳出一句话“伤害天使是恶魔夜不能容忍的行为。”那是有一次志保看着利和柯南的背影时的有感而发,红子当时的表情很冷淡,但眼神却明显的黯淡下去。她和志保是同一种想法吗?所以志保即使被利所伤也一句抱怨都没有。笨蛋,你的心里也藏着一块美丽的宝石啊!快斗不禁生气。

“快斗~!”青子的声音将快斗拉回现实。是啊,青子,谁又忍心伤害这么清纯的女孩。可是,魔女难道就不需要保护吗?“成为魔女的骑士吧。”快斗的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斗争,情感于道德的抉择是何其的痛苦。最终,快斗放开青子的手,头也不回的驶向了情感的彼案。

对不起了,青子,不是故意要忽略你眼里那一丝细微的期待,只是我已经决定,要成为魔女的骑士。再见了,中森公主,怪盗骑士选择了魔女红子。

东京国际机场

“6张到香港的机票,越快越好。”VIP服务中心里,志保冷冷的甩出日焰航空的VIP卡(日焰航空的董事长钟潜限量发行,仅供十方烈焰及其亲友使用的无限期免费乘机卡,只要日焰航空没有倒闭就都可以使用,没有人数限制)。志保不是没有钱,之所以选择用它,是因为它不会留下任何的出入境记录。服务人员赶紧认真的办,深怕得罪贵宾。志保瞟了眼一旁笑的优雅的凉介,伸出左手。“拿来吧!”

“什么都瞒不过你。”凉介没有任何不解和意外,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护照,那是他在“办理”大家的证件时,顺道准备的。“我相信他会来。”凉介肯定的说,将护照递到了志保手中。

“我希望红子幸福。”志保接过护照,打开,眼里闪过戏谑的光芒,“但你不觉得就这样太便宜他了吗?”凉介淡笑不语,对于志保的决定,他显然乐观其成。当志保拿到机票的时候,护照上,快斗原本帅气的脸,变成了一张典型的黑道脸。两人狡黠的一笑,将装有机票和护照的信封拜托给工作人员,早早的走进了检票口。小子,想抱得美人归,哪那么容易。

“志保,c.c.追求的是魔王,红子是骑士,那么你呢?”乘着凉介离开的空挡,朱雀忍不住问道。

“实验品。”志保毫不犹豫的说,无视朱雀郁闷的表情,佯装不在意的补充到,“魔女的骑士一个就够了。”

End

【上一篇】:【回目录】 【最后一篇】